摩杰娱乐相关,他说“希望美国通过竞争获胜,而不是把更先进的摩杰娱乐排除在外”,他指的是华为吧?

任正非:他指的什么,我不知道。因为特朗普作为一个总统,用推特来领导一个国家,我不知道这点合不合适,可能是美国的一种风格。作为总统,说话应该是很严密的,一定要经过一个机构的审查。但是美国可能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国家,总统也可以像普通老百姓一样自由发表言论,但是他的言论是不是代表法律,是不是生效呢?我还不知晓。他说“5G开放给更多的优秀来做”,现在全世界做5G的国家和公司很多,优秀不一定是指华为,不一定选用华为的产品。只能说,开放给华为一个机会,华为还要考虑在这个地方投标的成本问题、环境障碍困难问题……,是不是进入美国,还要考虑很多方面。

11、记者:如果特朗普总统现在坐在我坐的这把椅子上,跟您有5分钟的交流,您会告诉他什么?

任正非:我会告诉他,他太伟大了。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敢于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把税收降下来,税收降下来是有利于促进投资、有利于吸引投资、有利于繁荣经济、有利于精简政府的。因此,特朗普的做法给中国政府做了一个榜样,所以中国政府这次也降了3%的税,我觉得他是积极促进各国政府都要减税。如果各国政府减税,各国政府就要缩小政府的规模,这样缩小了负担,有利于经济发展。第二,当社会走向法制社会时,不是用行政来管理一个社会,而是用法律管理社会,是不需要这么多行政人员的,太多行政人员会造成老百姓生活的很大负担。所以,我认为他是做了一个榜样。

但是美国在做法上可能有一些不正确。比如,今天吓唬这个国家,明天吓唬那个公司,乱抓人,这样没有人敢去美国投资,减下来的税谁来补上去?带来的后果是,税减下来,没有人去投资,那块税不能补上去,政府开支就减弱了。

中国在三、四十年前开始减税,那时中国税收55%,但是给外资减到15%,而且外资还可以免两年、减半三年。外资开始也不相信中国政府,慢慢相信了以后,外资就蜂拥而至来投资,造就了今天中国的繁荣。

因此,特朗普应该以更开放的心态接受各种公司的投资,要宽容地对待这个世界,也许投资蜂拥而去,美国真能造就一百年的繁荣。我认为,下一任总统不会去修改美国低税这条法律,他可能会与全世界公司去握手言好,这些国家就相信美国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国家,都去美国投资,这样美国就很繁荣,美国的基础条件是很好的。因此,可能是因为减税带来美国一百年的繁荣。因为税收太重了,不利于产业的发展。

12、记者:从您的角度来看,您觉得至少从某些方面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但是美国政府现在明确表示“华为是安全威胁”。就在本周,美国告诉德国,如果德国使用华为设备,美国会限制与德国的情报分享,对此您怎么看?

任正非:我不能从我个人情感,也不能简单从我们公司利益来评价这个事件。我认为,我超越了我们公司的利益、超越了我个人情感、超越了我的家庭危机,来评价美国特朗普减税会使美国未来一百年振兴。但可能不是特朗普这届政府,因为这届政府如果对别的国家、公司和个人很凶恶的话,大家是不敢去投资的,投资等于是“关门打狗”。

但是,我们不能肯定,现在他告诉这些国家怎么样的问题,这些东西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即使这个国家不买我们的设备,我们就会卖给另外的国家,我们规模可以缩小一点。因为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在意财务报表跌下来以后会让股票大跌陷入崩溃危机。我们就减少一点人、减少一点开支,照样可以存活下来,这就是我们不上市的优势。

13、记者:是的,了解您的论点,而且华为也是持续否认美国针对华为的指控,说华为会让中国政府获取华为产品的权限。但很明显美国政府不这么认为。另外,美国副总统和国务卿基本在全球各个地方游说其他国家的政府,说,“如果你们跟华为合作,你们和美国的关系就会恶化。”如果这种情况继续的话,会不会威胁到华为的生存?

任正非:首先,撇除个人利益、撇除家庭危机、撇除华为公司利益,我们始终认为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美国在制度、创新机制、创新动力等等方面的先进性,会使美国这个国家持续繁荣。美国过去几十年,在先进摩杰娱乐上是强势的先进,未来几十年美国继续会保持这种优势。我们向美国学习的决心不能改变,不能因为我个人受到磨难就改变。

中国有没有可能?有可能。中华五千年来最大的缺点是“闭关自守”,由于封闭,所以五千年来没有繁荣,邓小平改革开放以后才繁荣的。如果美国现在的政府走向闭关自守,美国会落后的,别人就会追上来。我个人的利益不那么重要,我是站在一种理想的角度来看待中美关系、看待华为和美国的关系,而不是站在我们能不能卖东西这一点。如果我把钱看得很重,为什么我的股票只有这么一点?我把钱看得不重,把理想看得很重,总要为人类做一点贡献。怎么做贡献呢?如果我是一家上市公司,不会去贫穷、战争的地方做生意,不会在疟疾的地方做生意,也不会在喜马拉雅山这样的高山上做生意,这能赚到什么钱?赚不到钱。我们履行为人类服务,才做了这些工作,这是理想的趋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会因为和美国产生冲突利益,从而变成反美的思维方式。

14、记者:您对于华为未来的生存和盈利是不担心的?

任正非:我们对华为的生存是不会担心的。在一、二月份,华为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8%,而且我们感到今年的增长很猛的,要控制合理的增长。

第二,我们要向苹果学习,把价格做高一点,让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有生存空间,而不是通过价格降低来挤压这个市场。尽管我们今天受排挤,我们的价格还是卖得比较高的,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

华为的生存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我们自始至终没有做美国市场,还是能发展到今天。如果有一天,美国突然认识到我们是朋友,开放美国市场,也可能我们做得更大、更厉害。我们认为,我们没有生存危机。如果美国说“不再向华为公司供应零部件”,受损的是美国公司,因为我们是世界上第三大采购的公司,美国一下失去这么多订单,美国很多公司的财务报表就会下来,股票市场会出现大波动。没有它们,我们也有替代生产的能力,因此从这点来说,我们没有生存危机。

第三,其实我们是世界上最穷的高科技公司,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公司都穷,但是我们的投资比世界任何一个公司都厉害,原因是什么?我们为了理想,为了未来,所以我们的科研投资很大,处在全世界前五名。我们过去的科研投资更多注重工程摩杰娱乐创新,在工程摩杰娱乐上领先了世界;现在我们更多重视理论上的创新,为十年、二十年以后大规模的战略布局,在数学、物理、化学、脑神经、脑科学……布局,未来十年、二十年我们的竞争能力会更强。因此,我们希望和美国加强合作,共赢这个世界,我们并不想挤掉美国公司。比如,ARM的CPU比英特尔的X86 CPU要先进,但是我们决定ARM的CPU不在社会上销售,确保X86的CPU在世界上的占有地位,并没有想去击跨美国公司,ARM的CPU主要是用在我们自己的机器上。第二,芯片,我们现在也处在世界前三名,也可能会变成第二名,但是我们也没有往外销售人工智能芯片,只是用在我们设备上,并没有去挤压美国公司,没有生存危机。

如果美国自己和中国在科技上断开以后,带来的是美国公司的损失,美国失去13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美国会有很大损失,财务报表上很快就会体现。我们公司不在乎财务报表,因为我们没有上市,不需要理睬社会评论。因为我们员工都知道,财务报表不好了,是因为把很多“肥料”投到“地”里,过几年“地”里的“庄稼”会长得更好,所以他们不担忧我们的财务报表。

15、记者:您刚才说的我都理解,也都听懂了,现在转到下一个话题。之前您提到,您从来没有收到中国政府的要求做任何危及安全的事情,如果这个情况发生变化呢?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是非常强势的,如果有一天他们找到你们,说在华为里安装后门,面对这样的要求你们怎么能说“不”呢?

任正非:首先,党中央很高领导人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已经表态,不要求企业装后门;我也刚才陈述了,我们企业可以签订“华为网络无后门、无间谍行为”的协议,也可以邀请中国政府能不能在我们签订无后门协议的时候也做一个表态。如果这些做完,将来还会收到这样的要求,我们可以解散这个公司,我个人不想再做这个公司了,也不想捞取什么利益去做这个事情。它强势是要维护世界和平稳定,而不是挑起世界的麻烦。我认为,我是坚决不会允许谁要求我们装后门。前三十年,我们没有收到过这样的要求,以后如果有这个要求,我今天表态,坚决抵制。

16、记者:您刚才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会把公司关掉。作为一个旁观者,怎么相信这样的表述?如果关掉公司,毁掉的是华为18万员工的生计,而且您个人也会面临法律上的风险。您这么说,只是为了表明原则态度吗?

任正非: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销售金额已经达到几千亿美元,不会为了做一件小事,让170多个国家不相信我们。如果我们要接受这个指令,我们在全世界没有了生意,18万员工也就没有了,所以这点我们肯定不会做这件事情。至于相不相信,我们承诺,因为只要做了这件事情,证明我们靠不住,客户再也不会买我们的设备了,我们根本不能生存,18万员工还能活下来吗?只有不做,18万员工才能活下来。

而且我也不担忧我的个人安全问题,我这么大年龄,也没有多少年了。第二,中国现在的法律也很文明,对高级人员的生活有保障,即使我坐到监狱中,也是很宽松的,不是像普通牢房一样。吃饭不要钱,有什么不可以呢?我也不担忧。

17、记者:是的,理解。去茶歇区之前,我再问两个问题。除了说华为是安全威胁,美国政府还说华为窃取T-Mobile等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您能不能在此时此地明白地说,华为从来没有窃取过其他公司的知识产权?

任正非:这点我们完全可以鲜明地表示,华为公司是高度尊重知识产权的,而且不会去窃取别人的知识产权。现在发生的这两件官司,我们要相信法庭最终的公正判决,而不是由我来说明。

我们公司总共有9万多项专利,对全世界的信息平台做出极大贡献,而且在美国注册了11500多项核心专利,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专利,美国法律是授予了我们在美国的权利。因此,我们这么大的创造,这么大的努力,是在为人类做贡献。当然,出现一些矛盾,出现一些挫折,希望通过法庭的公开、公平、公正的审判来得出结论,我们服从法庭的审判。

18、记者:如果美国政府对于华为谈判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您愿意进行谈判以进一步打开美国市场吗?如果愿意,您觉得华为可以摆到谈判桌上、提给美国的条件是什么?

任正非:如果美国政府愿意与我们谈判,这就是一个积极的进步。因为多少年来,我们和美国政府之间就没有一个管道,不是像有些公司在美国的国会上有非常多的说客,来说服美国政府怎么样,我们是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如果美国开放一个管道,让我们来沟通和谈判,我是积极愿意接受谈判的。但,最近我们不会考虑美国市场问题。

19、记者:下楼去茶歇之前,最后一个问题。您说华为对于美国来说并不是安全威胁,美国政府说华为是安全威胁,而且很清楚地把华为称为“骗子”,对此您难道不生气吗?

任正非:我不生气。美国政府要好好想一想,我们全球有数万项专利,对信息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对美国企业也是有巨大价值的。实际上美国产业也在用我们的专利,只是它不知不觉而已。如果美国法律授予我们更多权利,我们将来在美国会有更多的地位,目前除了给苹果、高通、爱立信、诺基亚、三星达成部分知识产权一定范围内的交叉许可外,别的大公司还没有获得我们的知识产权许可。

转场后:

1、记者:接着刚才的对话,我知道,作为父亲,您相信您女儿的事会有一个好结果,可是……。

任正非:当时孟晚舟问题的出现,我很震惊,怎么会出现这个问题?但是出现了以后,我还是很冷静的。这个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要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是公开透明的,将来它们要把所有的事实和证据都拿出来,才能证明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

我们从来都相信孟晚舟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因此我们不会有那么大的担忧。但是她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很长时间不能从事工作,这点是很遗憾的。自古以来,英雄都是多磨难,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呢?这次磨难对她的人生和意志是一种锻炼,并不绝对是坏事。

2、记者:我理解对您个人而言,这一定是个艰难时期。我还了解到您童年过得也很艰难,与您童年的困难相比,您现在经历的挫折又有什么不同呢?

任正非:我任何时候都是困难,没有顺的时候。我年轻时,由于家庭政治出身条件不好,我必须非常努力,才会有一点工作的机会。那我付出了这些努力,就忽略了对孩子的照顾。后来我有了机会,如果不努力可能就没有结果,也忽略了对孩子们的照顾。按理来说,我的小女儿是处在好一点环境中,但是她跟我们的交往同样很少,感情还是很淡薄。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我从年轻时候的困难到今天的困难,任何时候都存在困难,所以当前我没有认为特别困难。

3、记者:您有没有从童年学到什么?我是说,您刚才强调家庭对您人生的影响,那么您从家人身上学到了什么呢?

任正非:父母对我们孩子肯定是影响的,因为我们处在一种条件不太好的家庭,尽可能少说话、多做事。我太太跟我结婚很长一段时间,有人问她“你们在家里,谁话多,谁话少?”她就积极发言说她话多,她不认为我话多。为什么我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寡言?因为小时候看到父母的磨难,我就一心一意去做数学题、物理题;工作时一心一意研究制度和管理,很少过问社会上的事,也很少过问政治,这形成我的性格。我的性格形成,可能缺少跟孩子做做游戏、躲躲猫猫。前两天我太太说女儿小时候想用2欧元买个陀螺,我没给买,她为这个事情还在数落我。我说现在可以买了,女儿已经不要了。

4、记者:对于您积极的态度我感到很讶异,鉴于您当前所处的情况,我想大部分人不会想到您会这样乐观,而且对美国满是赞美之情。您是如何区分出华为当前面临的真正挑战,并保持如此积极的态度?

任正非:我们公司未来还要大大发展,发展的正确要向一切优秀学习,否则怎么能进步呢?美国有很多东西就是好的,我们要承认。我在1992年访问美国时说,美国的繁荣和富裕不是掠夺得来的,而是他们用很高的科技换取超额利润获得的,这就是等价交换。我在1992年时就讲过这个话,今天也没有否定美国。如果美国愿意跟我们加强合作,我们可能对人类的贡献还会更大。美国现在提出来要做6G,很好哦,可以和美国合作把6G做得更好,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不会斤斤计较。如果我是一个心胸很狭窄的人,其实就没有华为的今天。华为的今天之所以走到这样,其实是一种哲学,就是向美国学习的“开放”哲学。

5、记者:在华为未来发展中,哪方面是让您最兴奋的?在所有未来发展中,包括5G和服务器,哪方面是您最期待的?

任正非:我今天最兴奋的是美国对我们的打压。因为华为公司经历了三十年,我们这支队伍正在惰怠、衰落之中,很多中、高级干部有了钱,就不愿意努力奋斗了。一位名人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从外部被加强”,我们这个堡垒的内部正在松散、惰怠之中,美国这样一打压,我们内部受到挤压以后,就更团结,密度更强,更万众一心,下决心一定要把产品做好。我的担子减轻了,他们更努力了,他们叫喊的声音比我强,所以我就可以潇洒一点,对美国更多地赞扬。希望他们不要反美,希望不要引导我们的员工最终有一种狭隘的民族心理反美,也不要有着民粹主义的思想导致最终落后。我们向美国学习先进开放,那么我们将来有一天会先成为发达公司的。

6、记者:所以您认为目前华为所经历的事情是好事?

任正非:是的。

编 辑:霏雯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信通院许志远:ICT产业在未来五年将有七大增长点
精彩摩杰娱乐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摩杰娱乐 CopyRight © 2007-2017 By DCWCONS.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摩杰娱乐平台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摩杰娱乐官网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